加拿大考GRE

2001-11-5 來源: 寄托天下

兩個月前,我在GTER上POST了壹篇\”加拿大考托\”,當時想考完G後,如果考的好而且我的經驗可以被別人借鑒的話,也許會再寫壹篇加拿大考G。

(可以算作機經的東西)

我是在十月底在溫哥華考的,2240(V700/A740/Q800),當時覺得自己的V做的是不錯,但是沒有想到可以考到700分,也沒有想到A只考了740。大概有16道詞匯,只有壹道不是太傻和機經中的:shirt:袖口(Sorry,I forget how to spell it, like wrist or wrinkle),我本來是想記住這道題以告訴後來者的,可是我的順序是V/A/Q/R,做完A之後草稿紙用完了,換了新草稿紙忘了記住題了,只記得5個選項中有chain和knit,但是不在同壹個選項中。

其他類反遇到了rend:fuse,考試前問了我的n個加拿大同事(include both American and Canadian),我不認為他們就是權威,所以我只列出他們給我的建議,後來者可以參照。對於上個月有爭議的題,我給我的同事列出所有有爭議的選項,我問他們如果我遇到這些選項,它們是否正確;如果正確,優先級是什麽?回答如下:

squint: eye=pucker: mouth是對的 即使選項裏沒有pucker:mouth出現,smell: nose和bend: elbow也是錯的

recluse: solitary=toady: favor是對的

doze:sleep 1st,nudge:prod; 2nd,creep:crawl; 3rd,douse:drench

vapid 1st,riveting; 2nd,inventive; stylish和pleasant是錯的

rend 1st,mend; 2nd,fuse; 3rd,unite 4th,repair

usurp: take=trespass : enter是對的 overwhelm : defeat是錯的

deplore 1st,incite; 2nd,Inspire; 3rd,vibrant

plumb: depth=verify: accuracy是對的 quantity: weight是錯的

lurk:concealment=espouse:marriage purloin:appropriate是錯的

我只遇上了rend:fuse,其他的選項很友好。我不想誤導大家,但是我想對語言的理解,母語國家的人的認識遠勝於我自己去查字典和猜測,我是會選他們同意的答案的,盡管我也不太理解為什麽lurk:concealment=espouse:marriage。

現在我也不太確定考試時有多少詞匯是當月機經,我背了4遍老紅寶書,1遍新紅寶書,多於5遍太傻和部分巴朗,2遍宋昊的類比反義,所以在考試時幾乎沒有不認識的詞,除了shirt:袖口中的8個單詞,全都是6個字母以下的單詞。

機經對我最大的幫助是填空,並不是幫助我選詞,而是可以使我省掉了分析的時間,有壹道前人說過的The chairman realize afterward the ___ of the conference, he deeply chastise his ___ of \”good\” suggestion before planning. 有兩個選項第壹個詞都是“抱怨”,第二詞有contemplate和accept,我選了contemplate,與前人不同,也許錯了,這道題是蠻靠後的。

(可以算作經驗的東西)

除了填空/數學/詞匯外,我沒有看別的機經,但是分析了七種武器,做PP2也幾乎沒有任何組題的錯誤,PP2的單題也幾乎是1個section只錯1道2道。之所以A只得了740,可能是緊張和做完V之後太累,而且遇到的幾個組題都是題幹條件巨少,在每個question中加入壹個條件,然後問can be,以至於放棄了2道。

數學沒有四分位,考了壹道中數,The mean of the height of all women is ? 1, the standard devariation is ? 2, the mean of the height of all men is ? 3, the standard devariation is ? 4, Random pick 10 sample from women and 10 from men, which one\’s standard devariation is bigger? I choose it is can not decide. (?1,?2,?3,?4 is some number, but for this answer it doesn\’t matter)。

我想說壹下閱讀,我想我考V700主要得益於閱讀,因為還要考GMAT,而且我自覺我的閱讀實力不弱(I had lived in Vancouver for more than one year, read \”The Vancouver Sun\” everyday,a local newspaper),就沒有看機經。關於是否閱讀要看機經,我覺得是見仁見智的,我是不會看的。首先內容太多,如果我做讀過的文章或知道內容的文章,肯定會影響我的精力集中,更不要說正確定位了;其次前人的答案並不壹定是正確的,與其冒著背誤導的可能,不如現場自己去做。

對於新東方的閱讀課,我認為無論楊繼,王昆嵩,還是管衛東,他們講的閱讀都有可取之處,只是當我們的閱讀沒有達到那個實力或沒有完全按照他們說的去做的時候(我想每個人在習慣GRE閱讀法的時候都有壹個從抵觸,不理解到理解接受的階段),是無法掌握並運用的。我的方法也許只適用於我,但我還是希望其他人可以從中借鑒。

對於短文,我先花40秒左右粗讀壹遍,然後再花1分到1份半鐘細讀壹遍,然後原文對我就沒有意義了。我覺得GRE短文和GRE單題沒有多少區別,無非就是閱讀內容略微多壹點,單題答案略微狡猾壹點。我不是建議做題就不要定位了,但是壹遍細讀之後,定位無非就是2秒鐘看壹眼原文,足矣。而我之所以讀兩遍原文,也是因為新東方的老師沒有講如何做短文題的,開始時我讀壹遍然後就定位做題,可是通常短文的首句都會提及下文,粗讀壹遍後如同壹團霧水。而如果粗讀壹遍之後再細讀,幾乎就象細讀完邏輯單題後看選項之前的感覺,非常清晰。事實上無論在做PP2還是現場,我都是讀兩遍原文,只是現場時做V時間極其充裕,所以每做完壹道題後再檢查壹遍(這也得益於平時做PP2,5分鐘壹篇短文4道題)。短文考了壹篇關於壹種monkey,看上去應該動作緩慢,因為他們吃壹種含能量極少的葉子,而不象其他猴子吃含能量多的食物,但是實際上他們在樹枝之間跳躍耗費很多能量,而且這種monkey到很遠的地方去找食物。兩道題壹道有混淆選項的說:這種monkey最不愛活動,我想在考試現場這種最高級也是最容易上當的題,給妳壹個不容易看懂的正確選項,和壹個迷惑性極強的選項(無非就是最高級、比較級,混、偏),這種感覺就只能在平時練習時培養,無論單題還是閱讀。

對於長文,我覺得楊繼,王昆嵩,花兒的方法都是對的,大膽取舍。我想補充的是取舍並不是不讀,而是壹目十行地讀,遇到強轉折、對比、first之類停下細讀。我覺得管衛東說的壹個觀點很有道理,讀完每段後停留3到5秒鐘,回憶這段講了什麽;讀完全文後多停留幾秒鐘,回憶全文講了什麽。這樣主題題是不大可能做錯的,如果讀完原文沒有壹個清晰的結構和內容在頭腦裏,每做壹道題,ETS故意設計的幹擾選項就會破壞妳頭腦中原本正確的印象。不出兩道題肯定就徹底亂了。我最怕兩段的長文,PP2中的兩段長文我幾乎只能對壹半,多段的長文我就能對80%以上,區別也就是在取舍和停留上,兩段長文我幾乎有壹種無從下嘴(花兒如是說)的感覺,只能硬著頭皮讀,記,猜。現場遇到壹篇三段長文,講壹個women writter was not acknowledged correctly by some critic, but those critics were wrong, since they did not evaluate the writer\’s work with her environment and society. 這篇文章有超過5個人名,我把每次出現的行號都記了下來,4道中有至少兩道是問某人做什麽。但是我真的不敢茍同王昆嵩說的做每篇都要記錄,某行出現however,某行出現first,如果這樣思路至少被打斷5次以上,對全文的把握幾乎是不可能的,至少對我和我認識的所有考GRE/GMAT的朋友,我們對於少做筆記的理解都是壹致的。我覺得只有在第壹屏就有很多人名或專有名詞時才需要記錄,這絕不是就題論題,我在考試前對考試中可能遇到的文章類型做了應對,兩段長文章就細讀狂記,人名多就記錄,出現大量專有名詞的生物類、醫學類文章就放棄難題,只做細節題和主題題,(我是從心裏就害怕有大量專有名詞的生物類、醫學類文章)。

(只能算作感想的東西)

從5月份在從Vancouver回新東方上TOEFL,6月上GRE就開始了在考G路上的征程。我已經工作8年了,所以新東方對我與其說學到知識,不如說學到壹種精神(新東方的教學實在與機考相去甚遠,無論TOEFL還是GRE)。學G的那個月經常下雨,有壹天從早晨從老年公寓的窗戶往外看,看到壹個同學舉著傘在背紅寶書,心裏真的很是感動。在學TOEFL的日子我幾乎每天就是爬山和看電視(已經壹年沒有看到中文電視了,記得當時演《妳的生命如此多情》和《大宅門》,我從Vancouver回深圳就開始看《大宅門》,肯定有人要說我低級趣味了)。上了兩天的GRE,就快崩潰了,組題不知道要用紙、筆畫,單題不知所雲,類比12個詞最多認識2個,還有壹個意思不對。那時我上TOEFL時的同桌,後來壹塊接著上GRE的同學勸我,\”退錢吧\”,我當時想的就是堅持3天就沒法退錢了,然後我就必須堅持下去了。也就從那時開始,每天早晨我都要6點鐘起床,沖壹杯咖啡然後沖到老年公寓的房頂上背紅包書的壹個1個list,中午背壹個list,晚上和兩個西安的小女孩再背壹個list,(她們只和我背壹個list,背多了頭疼)。這樣在新東方的日子裏背了第壹遍紅寶,爬了8次鷲峰,兩次娘娘廟,壹次望京塔和n次在山上隨便的到處亂走(買了月票)。然後在天津、深圳混了3周,跟朋友壹塊玩,逗逗剛出生的niece,背了半遍太傻和第二遍紅寶。回Vancouve,準備了兩周TOEFL就去考了TOEFL,(考了250,極其好記的成績,相當於筆試的600/603,怪異,就250這個分數對應兩個筆試分數,下月還得再考壹次,爭取考到280)。從考完T以後,背了2遍太傻,2遍宋昊類比/反義,超過5遍太傻,1遍新紅寶,做了所有的填空,幾乎所有的閱讀,而且幾乎每壹篇都是10分鐘壹篇長文,5分鐘壹篇短文,然後對做過的文章花40分鐘分析壹篇長文,20分鐘壹篇短文,主要是分析題。我覺得正是這段時間的練習才有了最後GRE閱讀水平的飛躍,進步是緩慢的,但是當某壹天回首壹看,會發現進步是如此明顯。尤其是PP2 Review,在考前幾乎做完了題庫壹的所有閱讀,在現場我已經可以做到站在壹個很高的層次上理解這篇長文,適當、正確的取舍(引自王昆嵩語),在3分鐘之內讀完壹篇長文,然後用足夠的時間做題。(我考試那天語法、數學提前完成,是第壹個出來的,而當天其他人大部分都是考TOEFL和GMAT的,全是Chinese, Japanese and Korean)。我覺得無論誰的閱讀心法都是有其可取之處的,之所以不同的個體有不同的理解完全是個人層次不壹致和背景不同造成的,這是不能苛求的。

回想最後兩個月的學習過程,真的是感慨萬千、冷暖自知。Vancouver的夏天和秋天是非常美麗的,海灘、紅葉、雪山,9月是我還可以到English Bay邊上的beach背單詞,10月整個月我就只有在自己的apartment裏孤獨、痛苦的捧著我的GRE。除了每天早晨起來吃早餐時看看CNN,中午吃午飯時看看Discovery,晚上吃晚飯時看看Friend(A famous TV-show),剩下的時間裏我的apartment總是死壹般沈寂。我的Canadian colleague說我背的單詞簡直是crazy。我身邊也找不到可以交流的人,只有幾個考GMAT的朋友,不過從來都是我安慰他們,這裏也希望他們在即將到來的考試中考好。考G的過程是孤獨的,失落和喜悅都是很難與其他人分享的,但是當考了壹個理想的分數時,看著屏幕的那壹瞬間覺得付出還是值得的。

現在工作也沒有了,我從心中condemn all of the terrorist, not for myself, I do not expect I can get a job soon and since I have enough money, life expense for me is not a big problem. But when I see so many Canadian, Chinese, American and the people come from other country lost they relatives in the crash, lost their job, could not affort their mortgage of their house and car, how will we feel? They are so innocent, I\’m not Christian, but I read Bible, God tell us that we should love each other; I\’m not politician, but I know that we can not force other to accept our belief. When I heard that in China there are a lot of people felt very happy about the disaster in US, I\’m really regret for them.

接下去還要考托,升級我的ORACLE DBA認證,考JAVA認證,申請大學,找新工作,還要再忙碌壹段時間,我的email是[email protected]

(要感謝的人)

感謝paradise_na告訴我GTER,Sally和沈陽的朋友給我發賀卡,感謝Sharon和WuXin和XiaoZhao在新東方和我壹起背GRE單詞,感謝Tina, Yuer, XiYe, Jim Fang在考試前給我的鼓勵,感謝住在Coquitlam的Sunny讓我住在他的house並且中午把我送到考場。還有我的姐姐在我最失落的時候給我鼓勵和大把大把的美金,使我不必在Vancouver考慮生活問題。還要感謝眾多 GTERs 把自己的經驗,看說與大家分享。Put my last sentence, good luck for everybody.